2013-11-27

拉赫曼尼諾夫的前奏曲們

昨天因為朋友轉讓一張票
所以聽了陳毓襄的全場拉赫前奏曲音樂會

前奏曲說起來好像都是小菜
也有好幾首是非常受歡迎的返場安可曲
但如果你以為這場音樂會只是一碟小菜 那就錯了
拉赫厲害之處在於 他是個很能「小題大做」的人(非貶義)
短短的曲子裡面把小小的素材做最大可能的變化與發展
又濃又厚 這不是小菜 每一盤都是主菜

所以一場聽下來就是吃了二十四盤大菜
整個就是飽到喉嚨
陳毓襄真是有夠猛 控制力極強
聽完的感覺差可比擬熊叔彈完整場超技練習曲那種驚人的耐力
(陳毓襄也是可以單場超技全套的神人等級 還是眼見為憑 太強了)

幸好沒有安可
我就這麼撐著回家了

本格照例要貼點音樂
就來貼幾首受歡迎的:

Op.23 No.4 D大調
這首簡直是天堂來的撫慰
也是我個人的愛曲
(有時忍不住無厘頭的想
所謂死前一定要聽才能含笑而逝的這種愛曲 越來越多以後
可能必須斷氣斷很久才能把這些愛曲聽完)
而且聽這錄音有一種電波超正確的顫慄
想到世界上還有其他角落的人
因為聽了這個錄音而覺得灰暗的人生得到慰藉與救贖
就會特別平靜



Op. 23 No.5 g小調
節奏很勇壯像是波蘭舞曲
超多人愛彈的熱鬧芭樂歌 輝煌 澎湃 燦爛 一聽就難忘
是說我忍不住要想 影片裡台上那些觀眾
聽了這個演出 是要怎麼回家繼續過柴米油鹽的日子哇?



Op. 32 No.12 升g小調
這是李希特職業生涯排行榜第一名的曲子
一生公開演奏過三百多次
不過我要貼的是霍老妖的演奏



Op. 32 No. 4 e小調
這首在現場非常吸引我的是拍號和節奏的伸縮
還有拉赫作品裡面常常重複出現的一種聲響音效
(那就是鐘聲?)
來聽涅伯辛(Eldar Nebolsin)的演奏





Op.32 No.5 G大調
船歌式的音樂 但是奧妙的是拉赫用了五連音
大不同一般六拍子的節奏
正是波光瀲灩晴方好 夏風搖曳送涼來 XDDDD
還是涅伯辛的演奏



-------------
聽後離題小記:

我一直有一個微妙的疑惑
就是 假如不是因為這個音樂家是台灣人
也不是因為這人是我的舊識
更不是因為這人是我的小孩或是親戚(或是親戚的小孩、朋友的小孩之類)
那我們為什麼要進音樂廳去聽一個「台灣」音樂家演奏?

我們走進音樂廳
真的只是因為確信此人可以帶來一個美麗低迴的夜晚
可以給靈魂帶來奧妙的啟發
可以讓我們在天人之際淚流滿面嗎?

(這麼想好像有點無聊;
但是當心裡想著剛剛台上的某個完美時刻
身邊卻都是在討論誰誰誰的媽媽跟誰誰誰的媽媽怎樣怎樣
誰誰誰有沒有結婚
誰誰誰比賽得了什麼獎
誰誰誰變漂亮了

忽然會有種孤島的感覺)

20 則留言:

Ergaster 提到...

您好,
Op.23 No.4 in D major 也是在下很喜歡的一首,
但是聽著它總是讓我想起一位已逝的好友,
在之前探望他,與去送行的路上,
我在車上讓這一首不斷的播放,
現在聽來有著一種對回憶與友情的唏噓感。

就如您所說的,聽著它,也好似從灰暗之中得到一些慰藉般,
在這越發冷冽的冬天中,散發著微微的溫暖感。

不好意思,
好像將一種不好的情緒傳達給您,
請原諒在下的冒昧;
最後,還是感謝您不斷地分享。

Hildegard 提到...

您好,很高興能獲得這樣的回覆(我一直以為這個部落格只是一個人發發花癡自言自語的地方)
也很感謝您願意分享心中對音樂深層的感動
畢竟 我相信音樂的美與意義
應該是要跟人生呼應的
這些作品之所以獨一無二
正是因為聽音樂的我們都有獨一無二的生活經驗
在音樂中獲得昇華與共鳴
不是嗎?

(另外我好像有在某處看過您的愛樂文章
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前輩Ergaster
冒昧請問了^^)

Ergaster 提到...

您好,
在下不堪前輩之稱,汗顏、汗顏!

實在很抱歉,這份留言打了很多次,
常被臨事打斷,一直無法完成。

您的文章寫得很有意思,知識趣味並濟,
要是我,是寫不出來這樣的文章的;
也因此,我常常會上來閱讀您的,還有其他的樂友部落格的文章,
或許您是在其他的部落格看到我的留言吧?

Q先生 提到...

(第一次留言) 前奏曲 23-4和23-5 其實並沒有很難很難, 你也可以拿來練一下. 我三年前重新開始學琴(中斷了25年, 老師第一個拿給我練的, 就是D大調的23-4前奏曲. 當然我練得有點吃力. 但還是練完了,也上台表演了. (我住美國)

我去估狗"成人學琴"然後找到這個地方. 想要留言給你鼓勵. 我也是利用下班的空檔繼續學琴, 每周都去上課, 學了將近三年了. 甚至還加入了成入的鋼琴社團, 給自己增加表演的機會. 雖然還有很多地方要加強, 不過我現在彈的曲子, 很多是我之前做夢也想不到可以彈的. 過程雖然很辛苦很漫長, 但是很值得. 這樣下去, 我說不定再過幾年就可以開小型演奏會了.

共勉之. 如果有什麼練琴的點點滴滴, 以後也可以彼此交換一下心得.

Q先生

Contrapunctus 提到...

Q先生您好呀!真是高興遇到成人學琴的同好。

哇,一開始就是Op.23-4 ,您之前的程度應該也很不錯!我重新開始後的第一首是....佈爾格彌勒25首裡面的第七首還是第五首。

成人學琴真是一條不足為外人道的路啊(尤其是學古典鋼琴),但是持續在學習跟進步這件事本身就是很巨大的正面能量,能讓人在上班公事下班家事之間,確切的意識到自己正在為某個精神上的渴望和喜悅而活著。好像在這世界上許多我們無法掌握的事情之間,總有一樣東西是可以追隨擁有的。

當然練琴遇到挫折,也會想,自己怎麼那麼差勁,練一首糟蹋一首。有一次忍不住告訴老師,老師不以為然的叫道:「你怎麼可以這樣想?你怎麼不想想兩年前這些東西你一個音符都不會彈?」

我去年底也有加入鋼琴社團上台表演,結果當然是非常不滿意。我也不知道我的下一次上台是什麼時候,大概只能在客廳彈彈給朋友聽吧。XDDDD

請分享一下您最近彈的曲子吧!!!非常歡迎您再來留言交流!謝謝!

Q先生 提到...

我記得我中學時候中斷前, 正好就是在彈那個你最近也在彈的舒伯特即興曲90-4. 然後就停了25年.... (冏)

二年半前, 因為中年危機, 我買了一台二手鋼琴, 找了一位老師 (我是去音樂學校, 不是到老師家裡, 所以就是類似學期制的) 這次我告訴自己, 再忙再累也不可以放棄. 第一次上課, 老師就丟給我那個23-4前奏曲. 練了2-3個月. 然後老師就一整套Beethoven Tempest Sonata (Op31-2) 丟過來. 我以前從沒正式練過貝多芬奏鳴曲. 我花了四個半月, 除了上班吃飯睡覺, 幾乎哪裡都不去, 只關在家裡練琴. 後來我背譜上台三段全部彈完. 雖然並不是非常完美, 但還是得到了如雷的掌聲. 只是整個人快要虛脫了. 很有趣的是, 周圍認識很久的朋友/同事, 幾乎沒人知道我會彈琴, 也沒人聽過. 他們抱著好奇心來看發表會. 我背譜彈完20分鐘後, 每一個人都是一臉錯愕, 很多人一邊拍手一邊流眼淚. 他們臉上的表情我永遠都會記得.

第二年我彈了一些Brahms的intermezzo. 我練了三首op117, 也練了很有名的Op118-2. 但沒有公開表演. 老師記取了之前差點噎死的教訓, 有稍微早一點讓我準備上台的事. 這次我練的是舒伯特的A大調奏鳴曲 D664. 去年五月期末驗收又是背譜三段全部彈完. 我覺得比前一年的Tempest還稍難一點. 但是我有了前一年的經驗, 感覺就不那麼累, 而且曲子很清新, 觀眾反應都很好. 這一套非常的好聽. 你也可以去學.

今年我練了Brahms G小調狂想曲 Op. 79-2. 元月分上台表演了二次, 第一次不太好,第二次就很成功, 這首聽起來很難很大聲很嚇人, 事實上不會. 四月上台彈了蕭邦夜曲 Op.9-3 (B大調) 這首超好聽, 而且很少人彈. 但據說是夜曲最難的之一. 我從買琴以前, 就有用電鋼琴在摸索這首夜曲, 練了好久好久才終於練好背好. 這首夜曲彈出來大家反應超好, 現場的FU真的蠻不錯的. 你可以去彈彈看.

我這星期天, 5/18 就要上台彈另一套貝多芬的Sonata Op26 (第一樂章是變奏曲的那一首. 好像是第12首) 我四段都練好了, 但是他們覺得本人曲目太長佔太多版面, 所以我只彈變奏曲和送葬進行曲.

除此之外, 我也在練蕭邦敍事曲三, (你本來不喜歡但現在很喜歡的那首) 最近在挑戰德布西"水的反光". 還有練李斯特的歎息, 蕭邦的船歌. (船歌超讚, 真的好好聽, 彈到船歌才覺得, 蕭邦真是天才, 曲子寫得真好. 但我背譜不太靈光, 而且有些段落一直不太順, 所以先暫時放下來. 可能等學校放暑假, 我再來好好研究一下, 或者要再過1-2年, 等我的技巧再精進一點, 再回來彈這種大曲) 以上這些曲子都只能算是半成品而已. 還不能拿出來彈給別人聽.

講了這麼多, 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 我一首巴哈和莫扎特都沒彈... 哈哈. 因為我覺得自己基本功不太穩, 所以彈巴哈/莫扎特很容易自暴其短. 老師說, 本人彈琴風格明顯偏浪漫派. 他一直希望我彈一點巴哈, 但本人以"沒時間" 為理由, 現在還在閃躲 (掩面) 中年學琴, 老師基本上都讓我自己選曲, 也不會去逼我彈我不愛的曲子, 或是彈哈農, 徹爾尼, 練音階等等. 我彈的曲子排出來, 聽起來好像很嚇人. 其實不見得真的有那麼難. 我反而覺得你的巴哈平均率/複格才難. 但是我通常都有好幾首交互練習, 才不會太死板. 然後我目前還是逼自己一年練一套奏鳴曲.

不好意思講這麼多. 難得遇到一個也有在學琴的, 所以話就多了點. 你如果有興趣, 我也有一些自己錄音/錄影的片段可以傳給你批評指教. 好好加油!


Q先生 提到...

剛才打了好長一段,一按送出就全都不見了,我再打一次好了。
-----

我中學時候中斷學琴,正好彈完你之前也在彈的舒伯特即興曲90-4. 所以我的程度應該和你差不多才是。然後就停了25年(冏)

2011年,因為中年危機,我買了一台二手琴,四處打聽,然後報名了音樂學校,找了一位很好的老師重新開始學琴。那是類似學期制,要註冊繳學費,並不是去老師家。第一堂課,老師聽我彈完了在家惡補的孟德爾頌無言歌Op30-1,就丟給我那首Rachmaninoff Prelude Op23-4. 練了2-3個月後,聖誕假期前,老師丟給我Beethoven Tempest Sonata Op31-2. 我以前從沒正式學過Beethoven Sonata, 儘管這是本人的終極夢幻曲目之一,還是不敢相信老師真的丟過來。我花了四個多月,除了工作吃飯睡覺,謝絕一切外務,專心練琴。次年五月背譜上台,當著其他師生的面前全部彈完,雖然不是專業水準,小有瑕疵,但還是獲得了如雷的掌聲。這可以算是本人一生中最大成就之一(顯示為標準未免太低?)。我周圍認識很久的朋友/同事們,幾乎沒人知道我會彈琴,也沒聽我彈過。我彈完後,他們臉上那種下巴快要掉下來的錯愕表情,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幾個比較要好的朋友,拍手到眼淚都流下來了。我彈完後,好像跑完一場馬拉松,整個人也快虛脫了。

第二年,我彈了一些Brahms Intermezzo。我練了三首Op 117, 還有Op 118-2。後來我就開始練舒伯特A大調奏鳴曲D664。 有了前一年的經驗,我這次比較得心應手。去年五月也是三段背譜全彈,我上台前,聽到台下有人說:那個彈貝多芬的來了,害我還偷笑了一下。這個舒伯特Sonata 很好聽,曲風很清新,彈出來現場反應很好,你也可以去學一下,真的。

(以下續)

Q先生 提到...

今年元月,在不同的場合,我彈了二次Brahms G小調狂想曲 Op 79-2. 第一次不是很理想,第二次就好很多。這首聽起來很大聲很嚇人,但其實沒有很難。只是那種很深沈的情緒不是很好掌握。四月我彈了蕭邦夜曲Op 9-3. 這首B大調的夜曲非常優美,而且很少人彈,你可以去聽聽看。

本周日我就要上台去彈Beethoven Sonata Op26.(好像是第12首)因為曲子太長,所以我只彈變奏曲和送葬進行曲二個樂章,但是我四段都練了。

除此之外,我有在練習(但還不能上台)的曲子有:蕭邦敍事曲三,李斯特歎息,蕭邦船歌,德布西「水的反光」這些。這些曲子都很難,我目前的技巧還不夠好,所以可能還要一陣子。曲目看起來好像很嚇人,但其實只是要一直練習再練習而已,我也沒念過音樂班或受過很正統的訓練,所以你一定也可以的!

你發現了一件事嗎?我完全沒彈巴哈或莫扎特!因為我覺得自己基本功不夠紮實,彈巴哈只是自暴其短。所以我覺得你彈很多巴哈,才是很厲害。老師說本人彈琴太偏浪漫派,最好彈一點巴哈來平衡一下,但我現在還是用”沒時間”來塘塞。(羞)成人學琴,老師也不太會逼我彈我沒興趣的曲子,也不會逼我練哈農,徹爾尼,音階等等。基本上就是直接拿曲子來學習。

如果你有興趣,我有一些自己在家錄的很粗糙的影片可以私下和你分享,讓你批評指教。以後當然可以分享一些練琴的心得和瓶頸(我當然也有很多挫折)。不好意思寫了這麼多。碰到學琴的成人,難免話多了一點。希望以後有機會彼此多分享。好好加油(共勉之!)

Contrapunctus 提到...

我個人倒也不是沒有終極夢幻曲目,但感覺真的很遙遠,絕對不可能現在硬幹就完成。那就是郭德堡變奏曲(講出來真害羞,尤其是我現在還彈得這麼爛)。所以您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我要在巴哈上花這麼多時間了,而且現在只是個開始。我看亨樂出版社把平均律第一冊(每一首前奏曲與賦格分開算)的難度分配在2到6(1最簡單,9最難),郭德堡變奏曲卻是不意外的9。我想那是值得用我後半生去完成的目標。

為了確保自己可以完成這個目標,我得過更健康的生活,注意交通安全,認真工作賺錢,以保證有錢可以繼續學琴(聽起來好像懶人買一束白花的故事)。當然在完成這個目標之前,我應該會有大量的其他收穫,這我就不自我設限了。XDDD

Contrapunctus 提到...

好奇怪會吃留言....

天啊,我只能說,好,好驚人的曲目。這裡面大概只有D.664我會想要欺負一番(我會彈他的第二樂章喔,是因為李希特給我下了蠱--後來聽其他人彈的,大多一副純爺們狀,只有李神把那內向的氣質彈得驚心動魄)。 我剛開始重新學的時候,雖然號稱之前彈到徹爾尼599的30幾號,但自己心裡有數,這麼多年空白下來,這種殘餘的程度跟完全不會彈,沒什麼差別。不熟悉鍵盤,腦跟手的連結奇差,所以經常彈錯音,找不到位置,一開始真是吃了很多苦頭,但從來沒想過要放棄。

大概過了半年左右,我向老師提議我想要學二聲部創意曲,老師竟然....爽快的答應,而且第一次就給我彈第六首E大調。於是就此展開了我的巴哈人生。說也奇怪,一般最多人練過的是1, 4, 8, 13,這幾首難度據說較低,但是除了1以外,其他的4, 8, 13我都練得很辛苦,反而是2, 6, 10, 11,我覺得很美,又彈得比較順手。

彈完2,這首是老師口中很麻煩的嚴格卡農,就先把二聲部創意曲放一邊了,巴哈的部份就改由平均律前奏曲來接棒(大多數只是技術上的二聲部,我還沒有能力彈賦格)。唏哩嘩啦也就這樣胡亂糟蹋了8首。前陣子我們討論接下來怎麼安排進度,很快的就達成共識:三聲部創意曲一定要彈的,因為要先學習如何一隻手處理多個聲部,準備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好好的學那些賦格了。這部份我估計大概再一兩年吧。

至於徹爾尼我還是彈了一些,最近已經由Moszkowski和Heller接棒了。老師不太喜歡徹爾尼,我也不太喜歡,跟巴哈一比,練兩下就膩了,而且很容易大腦放空,左右手技巧難度也不平均(這就要再讚揚一下,巴哈的世界裡,只有聲區的高低差,而沒有左右手的區別)。 你大概也發現我沒練什麼演奏曲。之前上台彈的,也就是三首葛利格的抒情小品,彈得是遍地螺絲。很奇怪我好像沒什麼強烈的慾望一定要現在就有什麼招牌大曲,可能我覺得彈得很爛不如不彈吧。也幸好老師給我找到抒情小品這種難度適中,可享受音樂表現的樂趣,作品本身也很成熟,絕不是二流貨。(我覺得我未免太挑了XDDDD)

技術方面,我的老師比較重視音階琶音終止式,他說練這個比較實惠,不過我覺得我還沒有把這些完全內化成我視奏的能力就是了。

Contrapunctus 提到...

噢我剛剛發現,原來被吃的留言都是被系統認定為垃圾留言,可以揀回來的。

Q先生 提到...

我小時候學琴,好像把二聲部的15首幾乎全都彈過。當然那時候也不懂什麼音樂性,就直直的彈,也算流暢就過關了。現在的老師建議我去彈義大利協奏曲(有三段,這我還蠻喜歡),或是從英國/法國組曲挑一首出來彈,但我還沒屈服。你一直彈巴哈是很好的事,尤其是他的平均率和複格二大本,是所有獨奏曲目裡,流傳千古的極品寶典,把它練好彈好,你就百毒不侵,什麼都難不倒你。本人是走比較浮華不實的風格,才一直閃避巴哈。

去年我上台彈舒伯特A大調,大家也是說我第二段彈得最動人,在偌大的教堂裡緩緩地彈那一段,其實是很有FU的。放在1-3段中間,又更有效果。我每一個樂句都很仔細地和老師研究琢磨過,上台彈到那裡也不會緊張了。大部分時間我的眼睛幾乎都沒有在看手,而是看著教堂的玻璃窗,儘量不要把空間侷限在我和琴鍵中間而已,這樣才有渲染力。我的老師常常出去表演,所以他很仔細地提點我上台要注意的事情,從坐姿,手勢,心理狀態,眼神,彈錯音時候怎麼辦....等等都有。上台前我們還會去用那一台琴彩排一次,老師還會提醒我修正一些踏板的地方(因為每一台琴都不同,空間也不同)

我和老師聊過很多練習曲的問題,老師說,他幾乎從來不指定哈農和徹爾尼的東西給學生,因為連他自己都覺得很無聊。巴哈創意曲就可以算是有旋律的哈農,直接彈那個就可以。他如果教小朋友,會指定一些基本功的東西,但是教像我這種大人就不會,直接用曲子來學技巧,學到了就練好了,他覺得時間花得比較值得。他就是想磿練我雙手彈琶音的流暢度,才把李斯持的歎息丟過來,那也是練習曲耶,比徹爾尼好聽100倍都不止吧。

如果你要彈優美的小品,我覺得孟德爾頌的無言歌集很棒,既優美又好聽,音樂價值也不低,據說就是當時很通俗的流行曲風。

如果你有聽過我即將要彈的Beethoven Op26第一段變奏曲,可以把這和舒伯特即興曲Op 142-2拿來比對一下。如果以前有抄襲官司,舒伯特可能會被告吧(偷笑)

Q先生 提到...

我小時候學琴,好像把二聲部的15首幾乎全都彈過。當然那時候也不懂什麼音樂性,就直直的彈,也算流暢就過關了。現在的老師建議我去彈義大利協奏曲(有三段,這我還蠻喜歡),或是從英國/法國組曲挑一首出來彈,但我還沒屈服。你一直彈巴哈是很好的事,尤其是他的平均率和複格二大本,是所有獨奏曲目裡,流傳千古的極品寶典,把它練好彈好,你就百毒不侵,什麼都難不倒你。本人是走比較浮華不實的風格,才一直閃避巴哈。

去年我上台彈舒伯特A大調,大家也是說我第二段彈得最動人,在偌大的教堂裡緩緩地彈那一段,其實是很有FU的。放在1-3段中間,又更有效果。我每一個樂句都很仔細地和老師研究琢磨過,上台彈到那裡也不會緊張了。大部分時間我的眼睛幾乎都沒有在看手,而是看著教堂的玻璃窗,儘量不要把空間侷限在我和琴鍵中間而已,這樣才有渲染力。我的老師常常出去表演,所以他很仔細地提點我上台要注意的事情,從坐姿,手勢,心理狀態,眼神,彈錯音時候怎麼辦....等等都有。上台前我們還會去用那一台琴彩排一次,老師還會提醒我修正一些踏板的地方(因為每一台琴都不同,空間也不同)

我和老師聊過很多練習曲的問題,老師說,他幾乎從來不指定哈農和徹爾尼的東西給學生,因為連他自己都覺得很無聊。巴哈創意曲就可以算是有旋律的哈農,直接彈那個就可以。他如果教小朋友,會指定一些基本功的東西,但是教像我這種大人就不會,直接用曲子來學技巧,學到了就練好了,他覺得時間花得比較值得。他就是想磿練我雙手彈琶音的流暢度,才把李斯持的歎息丟過來,那也是練習曲耶,比徹爾尼好聽100倍都不止吧。

如果你要彈優美的小品,我覺得孟德爾頌的無言歌集很棒,既優美又好聽,音樂價值也不低,據說就是當時很通俗的流行曲風。

如果你有聽過我即將要彈的Beethoven Op26第一段變奏曲,可以把這和舒伯特即興曲Op 142-2拿來比對一下。如果以前有抄襲官司,舒伯特可能會被告吧(偷笑)

Pin Pin Chen 提到...

巴哈初步裡面後半段就有不少選自英國組曲法國組曲的段子。不過當我知道原來那首耳熟能詳的「老烏鴉」其實不是巴哈的作品時,有點小小的震驚。原來巴哈給妻子的那本,本來就沒有限定是他自己的東西。

原版的安娜瑪格達蕾娜小品集很有趣,看那選曲的品味,就像一本家庭剪貼簿,非常有生活感,不只是鍵盤音樂,還有歌曲、聖詠,甚至還有郭德堡的主題Aria!!

以前「致敬」還蠻常出現的XD 十九世紀時曾有段變奏曲大爆發的時代,什麼樂器都有人樂意寫一堆充斥奇技淫巧的變奏曲,主題大多是受歡迎的歌劇詠嘆調之類。前陣子去聽的列夫席茲獨奏會,他的曲目是貝多芬三大變奏曲。中間那首「英雄主題變奏曲」我第一次在唱片上聽到時,覺得很好玩。貝多芬本來就是會自我資源回收的作曲家,我本來還以為這樣的變奏曲是交響曲的前置實驗性作品,後來才知道同一個主題他公開用在不同作品裡起碼三次。比起來我是最喜歡英雄交響曲的最後一個樂章,該有的都有了,不該有的也沒出現,感覺最完美。

我發現你還彈蠻多貝多芬的?(個人以為)貝多芬要很精確、工整,而且還很考驗體力,我發現光是把所有的休止符都正確無誤的留白就累死人了。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可以開始彈我的第二首貝多芬奏鳴曲,可能是第一號吧。

(因為系統太愛吃留言,您要不要登入再留。Orz)

Unknown 提到...

我小時候不是很喜歡貝多芬,也不太了解。長大後,有了生命的累積,變得很喜歡貝多芬的音樂。事實上要我專攻32首Sonata,我大概也不會太介意。我大約在10年前,有想過重新學琴,還去買了貝多芬sonata的二大本琴譜和全套CD回家聽。但後來又沒有學成,二大本就被晾在那裡積灰塵。後來我去弄了一台電鋼琴,在家沒事會稍微拿來視譜一下,當然彈得超爛,但是旋律幾乎都記得。如果隨便放32sonata任何一片斷,90%以上我都可以猜得出曲名,調性和樂章名。

貝多芬的曲子的結構性都很精準,但彈法則要看情形,普遍說來,可能還沒有彈巴哈要求的精確度高。其實很多東西看起來好像很難又很長,但是因為結構很清楚又很完整,所以練起來其實還好,只是因為曲子很長,所以很考驗體力耐力。我記得前年彈Tempest, 到了第三段(給愛麗絲加長版)我就開始有點恍神,覺得子彈快用完了,所以彈得並不是太理想。這次是因為老師建議我挑一首變奏曲來練,他提議C小調的32變奏,但那首我沒有很喜歡,我突然想到Sonata好像有一首的第一段就是變奏曲,所以臨時改成練Op. 26.

你也提到了一點我老師強調的東西,就是留白的部分。音符與音符之間的留白,也是音樂的一部分,但很多人會感到不安。留白不夠就趕著彈下一個音,味道就會跑掉,尤其是彈慢板的時候。所以老師一再叮嚀我,送葬進行曲千萬不要担心彈得太慢,只怕還不夠慢,休止符一定要做足拍子。貝多芬很多慢板的曲子都好聽得不得了,我最愛Tempest第17首,還有第11首的慢板,好像莊嚴的聖歌,也可以拿來做視譜練習。

我幾乎8成以上的貝多芬奏鳴曲都有自己摸過視譜過,沒事我也很喜歡播放音樂或youtube影片然後拿譜對著看。我最愛的是第4, 11, 15田園,21華德斯坦,23熱情,26告別..這些。 像田園奏鳴曲,單獨拿出來看其實都不會很難,但是四段加在一起就很長很嚇人。本人強烈建議,你去挑一套你真的很喜歡的,然後全部練起來,可以當壓箱寶!

我試著登錄一下好了。我實在是不太會用這些科技產品和介面。

Unknown 提到...

很明顯,我還是不會登錄 (冏)

我並沒有Google+的帳戶,但我有gmail,這樣算嗎?(抓頭)

Pin Pin Chen 提到...

Gmail理論上應該要可以才行。我幫你把被吃的放回去了。

Pin Pin Chen 提到...

經過您的鼓勵,我剛剛練完作業,就把悲愴奏鳴曲拿出來胡亂按了幾下,結論是好像可以練練看,視譜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障礙,只是要達到那個速度、並且具備夠大塊的肌肉,可能要磨很久。

我也很喜歡華德斯坦,不過這首真正超難,尤其是第三樂章。因為這首,我才知道吉利爾斯是個多厲害的鋼琴家,不禁要為我小時候那無謂的名盤反骨症感到無比後悔。

不知道您是否也常去聽音樂會呢?我覺得聽現場可學習到的東西多得驚人,可惜此間好像音樂系的學生都不愛去聽音樂會(聽起來有點畸形)。

Unknown 提到...

其實貝多芬的曲子,光是以音符來看,很多都沒有到爆難的程度.但是要彈出那種張力和氣氛,當然就很難。把一部奏鳴曲彈完,也考驗體力和耐力。如果要背譜,那花個一整年都很正常。

華德斯坦的第三段真是超經典,其實我除了最後猛踩油門那裡以外,幾乎都練好了。但最後那裡實在是大暴走,所以我只好先暫停一下。而且這個作品近年來實在打歌打太凶,一大堆人都在彈,我就先不去湊熱鬧了。

有啊,我常常去聽音樂會。一個月至少聽1-2次。我上課的地方,每年都會推出好多的免費音樂會,請外面的人來彈,或是老師們自己出來開獨奏會,會後還有面對面心得分享,還有飲料小點心。雖然不是像紀辛這種大咖,但還是學到很多東西。我發現,即使是看其他成人學生Adult recital都可以學到很多。尤其是很多人彈的曲目都是我很熟悉的或是我彈過的,我真的從中得到很多的靈感。

明天要去現場彩排,老師還抓了其他幾位學生來當聽眾,互相給一點意見。(另外那位是退休法官,要彈莫扎特D小調幻想曲) 這些都是學琴過程很重要的一環,不是只有每周去老師家彈琴而已.

Pin Pin Chen 提到...

那就祝您演出順利了。如果有演出的影音也歡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