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3

Heinrich Neuhaus 彈史克里亞賓與其他

最近對上個世紀兩位傳奇鋼琴大師:
李希特和吉利爾斯的老師涅高茲(Heinrich Neuhaus)很有興趣
所以就找了兩本有關他的書來看
一本是「論鋼琴演奏藝術」 另一本是已經絕版的「涅高茲談藝錄」

歐巴桑我因為熱愛八卦
所以一面看正經東西 必須一面提煉廢物
這兩本書加起來 再加上之前看的一些材料
我也在Spotify上找了他的演奏錄音來聽
真是蠻有趣味的
涅高茲這個人好像就生動了起來
儘管對我來說可能只是遙遠的想像和一瞥



在「論鋼琴演奏藝術」一書中他談了很多對於技術訓練的見解
可以發現他對於過度執迷於機械性練習甚為反感
他甚至說 同樣是鋼琴練習曲 從巴哈的平均律等 一路到了哈農跟克拉默
「我們的鋼琴教育系統是淪落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看了「談藝錄」之後 發現原來這樣的見解與他的童年有關

涅高茲的父母都是鋼琴老師
他的父親是德國移民
祖父是德國工匠(開鋼琴工廠) 祖母是荷蘭人
母親娘家姓Blumenfeld 舅舅就是有名的鋼琴家Felix Blumenfeld
外婆姓齊瑪諾夫斯基 所以那個波蘭作曲家卡爾.齊瑪諾夫斯基是他表哥
他父母在俄羅斯的一個小城伊莉莎白格勒 開了一所音樂學校
甚有名聲 也賺了不少錢
涅高茲和他的姐姐 從小就被期望要成為「鋼琴大師」
父母也花大錢送他們出國遊歷
他老年回顧 認為這種天下父母都有的幼稚虛榮心 或多或少害了他一生

由於德國式家父長權威型管理
學校裡的學生 年紀大、程度較好的都歸父親教
年紀很幼小 程度又差的 就歸母親教
儘管如此 他認為母親的音樂天賦和教學的能力都比父親好
他很吃驚母親上課時跟平時判若兩人 會暴君似的打罵學生
下了課又對學生和顏悅色
而且每當學校裡有什麼表演活動
就很明顯的看到 母親就是可以把那些沒有天份的「劣徒」整治得很像個樣子
演奏得流暢而正確 無話可說
反而他父親的學生經常在台上出醜 讓人感覺失望又羞愧

他談到自己的父親 評價是 有音樂天份可是沒有鋼琴演奏的天賦
他父親把音樂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需要艱苦勞動才能獲得的技術層面
一部分是不需要開發與努力培養的靈感層面
事實證明這種二分法 不會產生巨匠
只會造就了無數拙劣的演奏
在他父親眼中 征服技術無疑是鋼琴家最大的工作要點

所以他說他的父親對鋼琴對鋼琴的熱愛是「不幸的」
並且「終其一生都在頑強的彈鋼琴」
每天(!)必須要哈農、音階琶音三度六度八度、徹XX練習曲套餐式的猛練
他父親不但自己這樣練琴 還強迫學生也要這樣練

從很小的時候起 涅高茲就會被這些乾燥無味的練習聲驚醒
被迫整天忍受這種「惆悵又令人作嘔的聲響」
這種聲響像是某種烙印和象徵 象徵了他生命中全部的愚蠢、失敗與災難

甚至當他父親九十一歲過世前幾週
他還在鋼琴上看到父親手寫的一張「本週練琴進度計劃表」
涅高茲無奈的寫道:
「世界上難道還有比這更荒誕、更動人的無私奉獻精神嗎?」

一個自發性熱愛音樂的孩子在這種環境下
父母留給他的並不是珍貴的啟發與鼓勵
反而是長期的高期望與隨之而來的低評價造成的自卑感
涅高茲自評 他終其一生都受這種自卑、憂鬱和困惑糾纏
儘管他在鋼琴教學方面有盛名
他卻覺得這僅僅表示他這一生庸庸碌碌而已



涅高茲的演奏 論技術上 可以很含蓄的說「成功不必在己」
(我承認聽他彈舒曼Kreisleriana的時候有點失望)
不是說不好 而是他的學生更輝煌
但是他的演奏真的很有靈氣
雖然不是絕對精確 卻充滿魅力
而且是很有趣又很有愛
跟他的長相一樣 就是個美男子
特別是 巴哈 跟 史克里亞賓


這張有平均律第一冊後半部六首的選曲(升F大調-升g小調)
還有交響情人夢裡面很紅的莫札特雙鋼琴奏鳴曲(是個令人非常開心的演奏)


史克里亞賓被他彈得好甜美誘人

耳聽為憑:



莫札特的雙鋼琴奏鳴曲 是跟他兒子斯坦尼斯拉夫合奏的:



他兒子也是個大帥哥 但死得有點早(只活了52歲)
不過童年應該不是很快樂
這背後就有八卦了 (我想很多人大概都知道了)
就是涅高茲和齊瓦歌醫生的作者帕斯特納克是好朋友
但是他們認識不久
帕斯特納克就把涅高茲的老婆齊娜伊達.尼古拉耶夫娜給拐跑了
(他們離婚的時候 斯坦尼斯拉夫只有五歲)
奧妙的是這兩家還是維持很好的關係 經常互訪
涅高茲對帕斯特納克的作品依然推崇備至
帕斯特納克也會去涅高茲家朗讀詩文 聽客廳音樂會

帕斯特納克和齊娜伊達一同熬過史達林的大清洗
後來齊瓦歌醫生受到嚴厲批判時
齊娜伊達也未曾和丈夫劃清界線 因此受了很多苦
但是帕斯特納克還是拋棄了她
和雜誌編輯奧爾嘉.伊文斯卡亞同居
這個情婦(以及她本來就有的女兒)為了帕斯特納克兩次被捕、兩次坐牢
犧牲很大,有人說她就是拉拉的原型
不過終其一生帕斯特納克並沒有和齊娜伊達離婚

涅高茲跟齊娜伊達生的二兒子就是斯坦尼斯拉夫.涅高茲
後來也成為莫斯科音樂院的鋼琴教授
他有個很有名的兒子 也就是1986年蕭邦大賽的冠軍
斯坦尼斯拉夫.布寧(Stanislav Bunin)
布寧近20年已經淡出歐美樂壇 移居日本很久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