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3

新作業:舒伯特即興曲 Op.90 No.4



這次上課 我問老師 是否該練點其他作曲家的東西
但老實說我心中也沒有現在特別渴望的目標
就拿了我買的舒伯特即興曲、樂興之時合輯的原典版
本來我覺得樂興之時第六首很不錯
不過似乎不是個好欺負的曲子(可以練 但是很大的機會不能練好)
考量程度和可行性後 老師建議我可以選即興曲
幾經猶豫決定要學這首即興曲Op.90 No.4
是說我好像還沒彈過整首超過五分鐘的曲子
這首就算中段不反覆也可以搓很久
大概也是時候要進化一下了

打開樂譜時很困惑於上面有兩排指法
老師解釋曰 這是因為編者認為 為了要觸鍵輕盈 應當儘量避免使用大拇指
但是這種彈法未必適合每個人 所以就把傳統的和編者建議的兩者並列
然後我才注意到 這個版本的編者是大名鼎鼎的鋼琴家 Walter Gieseking


我對這首曲子的回憶還蠻深刻的
國中時啟蒙的鋼琴老師 有一次有個機會去日本上大師班
她準備的曲子就是這一首
我就磨著她彈給我聽 從最開始還練得很慢的時候
一直到練起來完全成形
因為生怕自己此後可能找不到此首曲子
還把曲名抄在徹爾尼那本的某頁上
(結果還是抄錯了 是Op.90  不是Op.142  XDDDD)
過了一年 我發現老師把這首拿去給其他同學在發表會上彈
我還頗為嫉妒了一陣子

當時只覺得無限的陶醉 怎麼有這麼清澈 這麼充滿詩意的音樂
而且帶著一種我那時還不懂卻非常迷人的複雜與憂鬱
大概這就是我跟舒伯特結緣的開始
誠實說我偏愛Op. 90 覺得比Op.142有味道得多

至於我喜歡的演奏 不用說 第一名一定是這個:



是個完美得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演奏 >///////<




在被齊馬曼深深觸動之前 我手邊的是這個錄音
但是一直沒有特別愛:



不知為何 可能Lupu的演奏需要一點領會的門檻
聽過齊馬曼後 過了一年半載 回頭才清晰感受到Lupu演奏中的細緻與甜美
老實說我也無法說明這中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不就是每天下班回家定時糟蹋巴哈嗎)
是我對鋼琴的品味和眼界改變了嗎?
也許答案沒那麼複雜 就是 人生 和 時間 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