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3

2013.10.22 薛巴柯夫鋼琴獨奏會

這是薛爺第三次來台灣了
但我是第一次聽現場 當真太過失格
而且因為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
使我一度不確定能否出席音樂會
還好一切都還蠻順利 所以我當天早上訂了票
下午搭車回台北 開心的參加

節目單販售處擺出的唱片意外的少
看了半天我買了薛爺演奏的眼鏡蕭24首前奏與賦格
我總覺得這套曲目很可能會繼冬之旅以後
成為我無論如何也不知為何就會一直買的唱片

曲目方面算是一則驚喜
因為 我好像從來沒有在現場聽過貝多芬第九跟第十號奏鳴曲
但這卻是我國中時就聽得異常熟悉的曲目
那時候在亂糟糟的賣場 買到一卷來路不明的錄音帶「奏鳴曲集二」
還有樂譜 上面有一堆註解標記 詮釋的指示之類的
現在看起來會覺得這種樂譜有點像升學參考書
不過反正我又不是要彈 有得對照就行了
那卷錄音帶裡面收錄了三首奏鳴曲:莫札特K.310 c小調、以及貝多芬的第九第十
雖然來路不明 不過那演奏的品味絕對是一流的 我還沒考證出來到底是盜版哪位大師的演奏XDDD
我得說 這錄音帶陪伴我度過那段蒼白不怎麼快樂的時光

所以這麼多年以後又重新和這個音樂的起點相遇 滋味著實不同
對我來說那並不只是貝多芬「某兩首」奏鳴曲
我聽這兩首的時候 對貝多芬所知還很稀微呢
它們像是老師一樣教導我什麼是奏鳴曲式
什麼是動機 什麼是主題
後來聽的曲目日漸累積 這兩首就不再是特意會想找出來聽的曲子了

而悲愴奏鳴曲 我是從福茂阿胥肯納吉的卡帶開始的
有一次(也是國中)在廣播裡不期然聽到布倫德爾的演奏
聽完以後激動得想要鼓掌
懵懵懂懂間 似乎感受到有些什麼神奇的時刻剛剛降臨過
言語無法形容 就是難以忘懷

於是我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下踏進音樂廳
迎面而來的熟悉音樂 跟記憶中不同的詮釋
這不是單純的回憶、重溫舊夢、與師友重聚
它給我內省的機會 我不斷的自問 從那時候到現在
我聽過了 我真的聽到了嗎?我聽到了什麼?有沒有更瞭解音樂?
薛爺的演奏除了第九號的第一樂章似乎特別激動外
其他的都很飽滿而穩健 層次分明 音色溫暖又有魅力
踏板用得很少可是音響肉質肥得剛剛好 XD
唯一的問題是 怎麼每首聽起來都那麼短(不是沒有反覆) 好像美好時光總是飛逝一樣

下半場貝多芬第二交響曲 李斯特改編版
管弦樂改編給鋼琴有個困境是 樂器各有先天的特色和限制
變成鋼琴 是不是會喪失色彩層次感和厚度變得扁平吵鬧?
薛爺手下的鋼琴好像沒有極限一樣 強還可以更強 而且一點都不爆 令人懷疑還有層層後著可以繼續發勁
層次不是問題 音色聲響也不是障礙
然後最神奇的摸門特來了!第二樂章內聲部竟然有妙不可言的持續音
好像打破物理定律水會往上流一樣
持續音竟然只有很輕微的漸弱感
他是不是利用琴弦的共鳴造成什麼錯覺之類的 我實在是不得而知
第四樂章薛爺好像有點忘譜 (因為跟我記得的貝二不太一樣好像少了幾小段)
但還是蠻穩健的演到結束

安可只彈了一首:葛令卡的f小調夜曲 La Seperation
深情 哀傷 含蓄而婉轉 美得令人落淚
這首做今天結尾也是剛剛好
演出前才看新聞說 薛爺年初喪父 也許這是一段寄託吧

---------------

這場音樂會的後勁很強的 一覺起來都 腦子裡都還是他的音樂
這就是傳說中的醍醐灌頂嗎?!?!?!
不寫下來實在對不起自己
現場音樂會實在太有樂趣了 我熱烈期待下一場的來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