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韓德爾鍵盤組曲第一號

這是Youtube上的影片
如果是用CD來聽的話,可以非常清楚的聽到很多現場的雜音
比方說,翻譜和咳嗽等等
幫這位年輕鋼琴家翻譜的不是別人,
就是李希特大師

這是1979年法國Tours Festival的現場錄音
也是一段珍貴的樂壇佳話
在兩人交換演奏的這套韓德爾鍵盤組曲裡面
我最沒抵抗力的不是別的部分,就是第一號A大調這一組

結構上來說他比較短小
舞曲的種類比較少
但前奏曲的即興很有看頭,譜上標明以自由的琶音發揮
這裡可以聽到加伏里洛夫的演奏非常之豪氣
一點都不擔心他的fortissimo是不是用太多
彈性速度也很大
我自己最喜歡的是第三段庫朗舞曲
那節奏演奏得非常生動有趣,明暗變化動感十足,我真是好喜歡他的附點音符(心)
從來沒覺得附點音符的質感被表達得這麼好、這麼性感!
雖然他的細節不是那麼無暇,可是非常有感染力
第四段Gigue舞曲把整首推到高潮
他的細部修整更少,可是活力更旺盛
聽完以後會一面滿心熱呼呼的,一面感嘆:唉,這就是青春無敵




如果覺得上面那個只有二十來歲、戴著墨鏡的囂張小屁孩演奏得太橫衝直撞,
下面這個爵士樂即興大師Keith Jarrett的演奏大概可以提供某種典雅的趣味:
速度從容不迫 複音的織度做得更清晰
(竊以為他前奏曲的踏板濫用到了一個程度 雖然音效頗美但總覺得似乎有點風格問題)




好像不可免俗的也該來聽聽顧爾德。這是大鍵琴的版本:



大鍵琴和鋼琴真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樂器
不要以為他們都有黑白交錯的平均律鍵盤就以為技巧是一樣的
鋼琴並不能說是大鍵琴的「進化版」
這也是最近學琴時開始有點思考跟體會的
有些彈法只適合鋼琴 因為鋼琴有獨特的性能和動態
反之 也有些技術只適合大鍵琴的特性
直接移植到鋼琴上只會覺得吵鬧又怪異

顧爾德在第二段Allemande舞曲裡面選擇的琴撥音色變化
就是鋼琴絕對做不來的

第四段顧爾德把這台大鍵琴的音色充分開發了一番
挺有趣的


不過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這個錄音
尤其為了某種效果而把速度弄得很搖擺
讓人聽了蠻累 就當成一種參考吧~

沒有留言: